陶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陶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亡国后宫女性的悲惨生活花蕊夫人被两兄弟霸占

发布时间:2021-01-07 11:35:40 阅读: 来源:陶瓷厂家

亡国后宫女性的悲惨生活,花蕊夫人被两兄弟霸占

以五代前、后蜀两位后妃为例:925年,后唐庄宗伐蜀,前蜀后主王衍投降,后唐受降,允以蜀主不死。可就在押解俘虏进京途中,唐帝突然改变主意,令人去诛杀全部俘虏。虽有宅心仁义的唐枢密使张居翰改一字(将“王衍一行”改为“王衍一家”)而救上千人性命的善行,王衍一家被诛杀却无人能救。王衍的母亲太后徐氏将要被杀时,大声说:“我的儿子以一个国家迎降还免不了诛灭全家,你们背信弃义,我断定你们也要遭受这种灾难的!”徐氏以国家信义这个立国之本责问胜者,并断言背信弃义的国家不会有好下场。事实很快就验证了徐氏的预言,仅仅过了十年,后唐即被同样不讲诚信、且是唐主女婿的石敬瑭所灭,末帝李从珂及太后和后妃们被迫自焚而死。

后蜀君主孟昶的爱妃花蕊夫人答宋太祖赵匡胤,流传甚广,堪称典型。964年,宋发兵击后蜀,蜀军不堪一击,孟昶请降,花蕊夫人作为战俘,与孟昶一起被押解进京。第一次召见,宋太祖竟厉声指责花蕊夫人道:“人说女色是亡国祸水,你倚仗美貌,使孟昶荒于游乐,败了国家,该当何罪?”花蕊夫人面无惧色,坦然陈辞:“做君主的大权在握,不能悉理朝政,强军保国,自己迷恋声色,却将罪名加到宫妃身上,是什么道理?”当场索要纸笔,题诗曰: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竟无一个是男儿!

这首《述亡国诗》悲愤婉转,不亢不卑,表达了一个有气节的亡国之女深沉的悲哀。花蕊夫人赢了理,却“输”了人,赵皇帝将她据为已有,就像山大王强夺民妇做圧寨夫人一样。逾七日,孟昶暴卒,花蕊夫人悲痛欲绝,在宫中挂上孟昶的像,表示怀念。后被赵光义一箭射死,花蕊夫人香消玉殒,她的诗句却成了永恒。

可与花蕊头人答赵皇帝媲美的是黃巢妾答唐僖宗问。880年,前方派遣使臣进献黄巢和他家人的头颅以及他的众妾,被黃巢们逼得逃亡四川避难的唐僖宗,终于逮着高唱“形势大好”的机会,他亲临成都大玄楼出席庄重的接受仪式。僖宗李儇兴致很高,要秀一把,便从政治高度责问黄巢的众妾:“汝曹皆勋贵子女,世受国恩,何为从贼?”其居首者对曰:“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上不复问,皆戮之于市。人争与之酒,其余皆悲怖昏醉,居首者独不饮不泣,至于就刑,神色肃然。(《资治通鉴》)好一个黃巢妾,面对官家咄咄逼人、责以国恩大义的质问,义正词严,驳得李皇帝哑口无言,“不复问”,实在是他理屈词穷,没脸再问。这位不知姓名的居首者,有骨气,有胆识,那一席话字字千钧,不容置辩!倒是李皇帝的责问太业余太没水平太丢份。这个当面痛驳皇上、有泪不轻弹的奇女子,身份是黃巢妾。黄巢,站在政府立场说,是叛贼;站在人民立场看,则是造**英雄。他正经八百地称过大齐皇帝,他的姬妾自然也算后妃一族。

也是在死亡威胁面前,曾经称过大燕皇帝、被晋王李存勗俘虏的刘守光,表演了死乞白赖的“求生三部曲”:责怪他人“教守光不降”;愿为胜者成就霸业效犬马之劳;号泣哀求!倒是他的两个妻子李氏、祝氏让之曰:“皇帝,事已如此,生亦可益!”即伸颈就戮。坦然面对死亡,比刘皇帝骨头硬多了。

第二、被杀的后妃。兹举两例:朱温为了称帝,决定灭了唐昭宗。904年秋,昭宗正在皇宫安歇,朱温派杀手率一百多人深夜进宫,谎称有急事相奏,欲面见皇帝。昭宗的妃子见来人众多,犹豫迟禀报了片刻,立即被杀死。杀手闯入宫内,见到昭仪李渐荣,问皇帝何在,李渐荣大声说:“宁可杀了我们也不能伤害皇帝!”昭宗被杀,昭仪李渐荣为了保护昭宗,伏在昭宗身上,也被杀害。翌日,宰相又假称昭宗何皇后令,宣布昭宗为宫人所害,皇子继位。哀帝尊何皇后为皇太后。朱温正式称帝后,杀何太后于积善宫,并废为庶人。

王淑妃,后唐明宗李嗣源之妃,长相漂亮,号“花见羞”。国亡时凭密藏躲过一死,后欲出家为尼,被拒绝。及后汉,曾是后唐将领、做了后汉皇帝的刘知远要杀王淑妃母子。王氏临死前,大声说:“吾家母子何罪?何不留吾儿,使每岁寒食持一盂饭洒明宗坟上。”在场的人听了,一个个都很伤心。王淑妃的无罪辩护,是在对牛弹琴——皇上要杀头便是你有罪的证据;想以留下儿子可以祭奠他父亲(也是刘皇帝昨日的主子)这种孝道亲情来感动皇帝,也注定落空,别人都听得涕不可仰,唯独官家无动于衷。心狠手毒血液冷,翻脸不认人,也算帝王的特质吧。无辜的王淑妃死了,她为挽救儿子生命所表现出的母爱,依然伟大而感人。

说到后妃的罪名,我想起了南朝宋刘劭妃殷氏的问词。刘劭急于抢班,弑父宋文帝,史称“元凶”。即位后,与兄弟刘骏之间展开了皇位争夺大厮杀。刘劭兵败被杀,四子并罹难,劭妃殷氏等诸女妾并赐死于狱。殷氏将死,谓狱丞曰:“汝家骨肉相残,何以枉杀无罪人?”而狱丞的回答却是:“受拜皇后,非罪而何?”都怪你脸蛋长得太迷人,当了皇后本身便是罪!“漂亮有罪”,亦可聊备一说。事实上,好多后妃,皆可谓荣于漂亮,辱于漂亮,死于漂亮。

第三、由皇太后变为公主。公主是皇帝的女儿,皇后是皇帝的正妻。尽管说“皇帝女儿不愁嫁”,身份极高贵,但女人好像还是更喜欢当皇后。北魏就有一公主,公然鼓动自己的丈夫反叛夺权。事败,法官问她何以谋反,她说:“当公主有啥意思,当皇后才过瘾!”北周宣帝宇文赟皇后杨丽华,却经历了由皇后而公主的身份置换。杨丽华系杨坚长女,由太子妃而皇后,顺理成章。宣帝崩,静帝尊杨皇后为皇太后。女婿死未逾三载,杨坚称帝,取天下于孤儿寡母之手。这个“寡母”正是周室皇太后、杨坚自己的女儿。既已改朝换代,再称杨丽华为皇太后就不成体统,隋文帝改封杨丽华为乐平公主。由“皇太后”那么老气的称呼回归为“公主”,一个早上又变嫩了。杨丽华居然不买老爹的账,把送上门的公主金印都扔了出来。杨坚想让女儿改嫁,不从。大业五年(609年),这位颇有个性的亡国皇后逝于河西,时年49岁。

第四、再嫁的后妃。可分两种,一是“下嫁”,由后妃变成官员妻;一是“平调”,嫁给另一君王仍做后妃。

北魏孝武帝元修和东魏孝静帝元善见的皇后高氏姐妹,就是国亡后嫁于他人为妻的。姐俩人生悲剧的总策划总导演是她们的父亲高欢。高欢是曹阿瞒式的权臣奸雄,可玩弄皇帝于股掌之间。

元修是北魏王朝最后一任帝王。为了控制元修进而控制北魏朝政,高欢就让元修将自己年约18岁的大女儿纳为皇后。元修不甘于当傀儡皇帝,于534年,亲率军兵离开京师洛阳,投奔既为大丞相又是妹夫的宇文泰,去了长安。由于愤恨高欢,元修将皇后高氏弃在洛阳,却带了与他乱伦私通的堂妹平原公主明月。未几,元修即被宇文泰杀害。刚满20岁就守空床、遭遗弃的高皇后,当然不愿为薄情寡义的元修守节。看着成天以泪洗面、悒郁愁苦的女儿,高欢再度做主,将女儿嫁给献文帝拓跋弘的曾孙、彭城王元韶为王妃。不久,她的弟弟高洋称帝,元韶变成了新王朝的皇亲、皇上的姐夫。不过,让高氏想不到的是,高洋这个大恶棍根本不念手足情,无端欺负“性行温裕”的姐夫元韶,致其活活饿死。本想平静度日的高氏,再度成了寡妇。

年仅11岁的元善见在高欢的摆布下,成了东魏的孝静帝。元善见的皇后,是高欢的二女儿。高洋代东魏自立,降元善见为中山王,姐姐高皇后为王妃,旋即又将元善见杀害。不到30岁的小高氏,被迫改嫁给尚书左仆射杨愔。后高演继高洋为帝,他担心其兄高洋倚重的杨愔继续专权,难以驾驭,便将其咔嚓了。高氏姐妹,虽然贵为皇后,但并无幸福可言;相反,在国亡和夫君被杀后,被迫再嫁他人,而她俩非皇帝的丈夫,又被她们亲兄弟送进鬼门关。她们本来就是父亲弄权的工具,加上兄弟毫无人性,所以命运就非常悲苦。

高欢的孙子、后主高纬的皇后斛律氏和妃子冯小怜,在北齐灭亡后,亦成了别人的妻,可是历史的报应?冯小怜前文已述,这里说斛律皇后。高纬7岁立为太子,并由父皇做主,纳左丞相斛律光女为太子妃。565年,9岁的高纬做了皇帝,册立斛律氏为皇后。572年斛律氏生下一个女儿。不久,斛律光被高纬杀害,并下诏“尽灭其族”。斛律皇后虽幸免于难,但却被废去了皇后之位,赶出后宫,逼其出家为尼。北齐灭亡后,斛律氏还俗嫁给元仁,昔日的皇后,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广西多动症医院

太原皮肤病医院

山西肿瘤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