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陶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石油深圳LNG项目超八成受访者反对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6:55:32 阅读: 来源:陶瓷厂家

中石油深圳LNG项目超八成受访者反对

中石油深圳LNG项目争议重重

一场仅有5名代表的闭门听证会,将于本月17日在大鹏新区举行。

这场听证会关乎中石油LNG(液化天然气)应急调峰站项目,项目位于深圳大鹏湾,一旦上马,则意味着填海39.7公顷。

风光旎丽的大鹏湾是深圳人心目中的“世外桃源”和生态家园。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中石油LNG应急调峰站项目选址几经变化,虽然其海洋影响报告书已通过了专家评审,但仍有待完善,多位专家针对报告提出多项建议,最多的建议多达18条。

筹划已久

国家海洋局发布的环评公告称,中石油LNG(液化天然气)应急调峰站项目是西气东输二线的重要配套工程,统筹解决西气东输二线东段天然气应急调峰和香港、广东地区天然气供应,对实现陆上管道气和进口液化气资源互补,保障西气东输二线东段工期安全,提高粤港地区能源供应,优化粤港地区能源结构有积极影响。

该项目位于深圳大鹏湾东北岸迭福片区,包括接收站和管线工程。接收站位于深圳大鹏湾东北岸迭福北片区,工程规模为300万吨/年,管线工程经深圳、东莞和惠州,全长63公里。

项目由深圳LNG项目经理部负责建设运营管理,总投资约700076万元。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这一项目筹划已久。

公开报道显示,早在2007年9月,经深港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争取,中石油公司决定将西气东输二线项目的其中一条支干线落户深圳,深圳市政府与中石油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2008年2月,确定规划建设西气东输二线深港支干线,向深圳市供应气量40亿立方米(相当于LNG约320万吨/年),是西二线的最大用户,供气年限25年。

2010年,西二线应急保障及调峰LNG项目最终确定落户深圳大铲岛。大铲岛位于深圳南山区蛇口西面的前海湾海面,为深圳市第二大岛。

这一消息目前虽并未得到官方核实,但一位深圳市政协委员对本报记者称,中石油深圳LNG项目最初规划在前海附近,但后因前海定位发生变化,成为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未来也将成为深圳双中心之一,故LNG项目另外选址。

2011年,选址在大鹏的中石油LNG项目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前期公示。

2012年5月,水利部水土保持监测中心在深圳市召开了《中石油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书》技术评审会。

在2012年年10月举行的深圳市作风建设现场会上,深圳市市长许勤特别强调,2012年年底前,要推动中石油LNG应急调峰站等项目尽早获批。

2014年1月28日,该项目的海洋环境影响报告书公示出现在国家海洋局网站上,3月中旬,南海分局召集环评听证会之际,才进入公众视野。

旋即引发民间环保人士、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多方争议。

环评存争议

据本报记者了解,各方争议的原因是,项目施工过程中需填海造地,这会造成滨海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破坏和水动力条件的改变。

在深圳新闻网近日进行的网络调查中,有83.38%的受访网友明确反对中石油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填海造地。

具体来说,围填海造成局部生态系统变化,改变地貌,并将使围填区的底栖生物受到彻底的破坏;减小海域面积,使得该片环境净化能力丧失。此外,工程营运后也会对海洋生物产生影响。

内伶仃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员王勇军称:深圳湾经历了三次大规模的填海,已经填了深圳湾的四分之一。

“影响最大的就是第二次填海”,王勇军以红树林为例说,红树林保护区至今已消失了一半,内伶仃红树林保护区的红树林原有130~140多公顷,现在天然红树林不到70公顷,后来补种才达到80多公顷;其他很多地方红树林都已经全军覆灭了,像福永、盐田港等。填海恶果已经显现,深圳湾陆地化非常严重。

与此同时,海洋部门2011年10月和2012年5月在项目海域的调查结果显示,调查区内共渔获游泳动物76种,其中鱼类48种,甲壳类和头足类分别为24种和4种。

根据国家海洋局发布的《中石油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海洋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下称《简本》),工程站场陆域形成造成的底栖生物一次性损失量为23吨,该部分损失为永久损失,同时也会造成一些鱼卵、仔鱼永久性损失。

在环境事故影响方面,由于工程位于大梅沙湾-南澳湾旅游休闲娱乐区内,因此在无风条件下,当油品泄漏后油膜主要对工程周边的水域产生影响,在落潮情况下也会对工程南侧的深圳东部电厂取水口附近的水质产生直接影响,且影响是持续的。

同时,《简本》也提出了一些预防或减轻不良影响的对策和措施,以及应对风险和生态补偿的措施。最后结论是:工程建设对区域海洋生态环境有一定的影响,使部分海域永久变为陆域,是无法恢复的。建设单位可通过生态补偿的方式,对项目建设造成的生态损失进行补偿。

在严格执行有关海洋环保管理制度和报告书提出的各项环保措施的前提下,项目建设从海洋环境保护角度考虑是可行的。

事实上,这份由交通运输部天津水运科学研究所提交的环评报告也有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得了7份该项目专家评审意见表,评审日期为2013年11月26日,包括多位教授级高工的评审意见。

多位专家都对《报告》提出了多项补充建议,最多的一份提出了18条建议。建议包括补充液化气储罐设计参数,补充填海区内输气管道建设内容,控制室位置以及建设内容,补充取排水口工程的施工方法、设备及工艺,补充周边可依托的溢油应急设备材料情况等。

公众呼吁知情权

该项目的闭门听证会将于本月17日在大鹏新区举行,国家海洋局并未公布听证会地点,也不对媒体开放,且听证代表仅有5名,代表之一李曼龄是跨境环保关注协会(CECA)成员,她向本报记者透露这一消息。

4月15日下午,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将到项目选址地调研。

深圳市政协委员张学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填海造地是整个深圳市百姓的事,政府要把公众的知情权放在第一位。民意对决策的反弹在于项目从一开始公众并不知情,也没有参与其中,相关部门需要公开透明的对此事进行论证,和市民一起探讨深圳是否真的需要LNG项目,如果需要到底在哪儿选址等问题。

知名出版人南兆旭对本报表示,希望决策者能再一次倾听尊重民意,否决中石油在大鹏半岛的填海项目。

此前,大鹏新区坝光曾规划修建滨海燃煤电厂,在政府和民意的共同推动下此项目最终下马,在汕尾选址。

幻灵仙境OL

仙剑传说安卓版

龙之契约

相关阅读